http://www.huayuhaijia.com

工程师的音乐路

  聚光灯下,音符跳动,上海音乐学院学术厅座无虚席。听众们陶醉于舞台上的声乐套曲时,也许想不到举办独唱音乐会的我,是一名核电工程师。

  2018年,AP1000三代核电全球首堆机组首次并网成功,振奋了无数核电人的心。让我倍感自豪的是,作为一颗螺丝钉,我把最美的青春献给了我国蓬勃发展的核电事业。

  “顾工,蒸发器的制造情况在进度协调会上阐述一下!”“顾工,供应商发来的‘焊缝缺少60度探头UT’的NCR请审核……”在上海核工院成为监造工程师,负责跑点、项目接口等工作,我经历了和大多数人一样的职场蜕变。在繁杂细致的工作程序中历练,在不断革新专业技能中成长,在实践中解决问题,我成长的脚步足够清晰。然而,给予我精神力量的不只是“核电强国”的职业使命,还有我的音乐梦。

  我虽然大学读工科,但业余时间我几乎把所有的精力用来钻研声乐。工作在上海,我第一次有了想“曲线圆梦”的念头,因为我的偶像廖昌永老师就在离公司不远的上海音乐学院,如果能考个在职硕士,那应该就是对音乐梦想最好的交代了。

  为了实现这个梦,我苦学两年。美声专业需要一定的意大利语、德语基础,对发声技术、和声曲式理论都有高要求,这些都是巨大挑战。原本仅仅是热爱唱歌的我,开始苦学外语,把斯波索宾的《和声学教程》当作高等数学来看,出差路上、工作间隙这些时间的“夹缝”我都利用了起来……2015年我如愿考进了上海音乐学院,三年的学习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业余时间有了更多的演出,也有了自己的学生。

  我的音乐旅程首次与核电产生交集,是2016年的第十四届中国国际核工业展览会,原创歌曲《核电人我们都一样》在“中国核科普奖”的舞台上迎来热烈的掌声。这些年,我的不少核电主题原创歌曲在行业内广为传唱,这让我感觉自己在发光。

  我在企业里召集小伙伴们成立乐队、合唱团、阿卡贝拉团等表演团队,登上了不少专业舞台。当我在企业里见证一场歌手选拔赛让大山电厂里爱唱歌的河南妹子圆梦北京,一场原创歌曲展演让东北老哥有了想当一次总决赛主持人的梦想时,音乐就像一条纽带,把我们紧紧连在了一起。

  有人看到我的音乐会节目单中的自我介绍——“核电工程师”,会问我为什么不转行做音乐。我会回答:“我在我工作的企业里一样实现了音乐梦想,还能帮助身边的同事实现梦想。作为一名热爱音乐的核电工程师,这就是音乐对我来说最大的意义所在。”(顾嵩)

万博体育ManBetX登陆

相关文章阅读